舒慶春

 

有一種腳步聲叫大善

    在他住的房子的不遠處有一座破舊的廟宇,裡面住的全是平日以乞討、賣藝維生的瞎子,一共近40名。當時新中國成立不久,人們的生活都不富裕,連正常人養家糊口都不易,也就難得有能力的人去接濟瞎子們,因此瞎子們的生活非常艱難,挨餓受凍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 每次一經過瞎子廟,他的心便隱隱作痛,想要盡自己的所能,幫助這些可憐的人。但他也深知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魚的道理,簡單的幾次接濟根本解決不了瞎子們的根本生存問題,必須得給他們找到一份足以謀生的活計。

    於是,他不顧外人的反對,暫時放下手頭的工作,花了近兩年的時間,開始每天往返於家與瞎子廟之間,把瞎子們都組織了起來,並自掏腰包,買了多件樂器,將其中那些會拉唱彈奏的,組成了一個樂團,進行集中培訓,並給予合奏配合上的種種指導。

    忙了一天,晚上回到家裡,他還要熬夜為樂團寫歌,編排適合他們演奏表演的曲目。等這一切完成後,他又忙著聯繫演出單位和場所,並說服對方給予一定的演出報酬…而對於那些沒有任何才藝和特長的瞎子,他則通過各種關係,到處求爺爺拜奶奶,最終靠著自己的「面子」和關係,把他們個個安排進周邊的橡膠廠、皮革廠、印刷廠和服裝廠裡。為此,他跑爛了好幾雙布鞋。

    好在,他的努力和奔走有了成效,瞎子廟裡幾乎所有的瞎子都有了一份足以養活自己的工作。因為有了穩定收入,很多瞎子的生活狀況有了巨變,都先後搬出了破舊的廟宇,住進街上條件更好的房子裡,瞎子廟也從此被廢棄。

    這之後,每天,當他很晚下班從街上路過時,住在街上的瞎子們都會不約而同地放下手中的活,點亮屋內的燈,然後站到各自的大門前,只為跟他打招呼,問聲好,為他照亮門前的那段路,如同迎接自己的親人歸來一般。而這幾乎成了那條街道上一道不變的溫馨風景線,一直持續到他終老的那一天,從未錯過一次。瞎子們都說,那是因為他們能聽出他的腳步聲。

    他便是老舍,原名舒慶春,傑出的人民藝術家,瞎子們聽出的那腳步聲名叫「大善」。

 

全站熱搜

台中五方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