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師改命

活出自己的如來第一章P17

 

    袁了凡是明朝人,他年幼時喪父,母親叫他放棄讀書求取功名而改習醫術,這樣可以濟世救人。袁了凡聽從了母親的話。有一天,他在慈雲寺裡碰到一位仙風道骨的老人。老人慈祥地對他說:「你是做官的『命』,明年就可以科舉及第,為什麼不讀書了?」

    於是,袁了凡把母親叫他放棄功名、改習醫術的事告訴這位老人,他同時請教老人為什麼會這樣說。

    老人回答:「我姓孔,得到了邵先生所精通的皇極數真傳。我見你是有緣人,想把這皇極數傳授給你。」

    於是,袁了凡把孔先生請到家中,他的母親瞭解原委之後,便對袁了凡說:「我們要好好地招待他,既然這位老者精通術數,就請他為你推算一下,看看是否靈驗。」

    這位孔先生算了一些事情,結果都十分靈驗。因此,袁了凡便相信孔先生所說自己應該是有功名的,於是又去讀書,拜郁海谷先生為師。

    後來,袁了凡又請孔先生替他推算具體的前程。老先生說:「你做童生的時候,縣考得了第十四名,府考得了第七十一名,題學考應當得第九名。」

    果然,一年之後,袁了凡三次考試中所得的名次,跟孔先生所推算的一模一樣。孔先生又替袁了凡推算終身的吉凶。

    「你應當作貢生,等到出了貢後,應被選為四川一知縣,上任三年半後便告退。你會活到五十三歲,可惜沒有子嗣。」

    不久,袁了凡真如孔先生所說的成了貢生,再南都進學一年。這時,他覺得一切已經在「命」裡注定,何必再努力,所以整天靜坐不動,不說話也不思考,凡是文字一律不看。一年之後,他要到國子監去讀書,臨行前,先到棲霞山拜會雲谷禪師。

    雲谷禪師問道:「一個人不能成為聖人,是因為胡思亂想的念頭太多。我看你靜坐了三日,卻沒有起過一個亂念頭,這是什麼原因?」

    袁了凡回答:「孔先生替我算過命了,我的命數已經定了,榮辱生命都有定數,不能改變,想也沒有用,自然沒有亂念頭。」

    雲谷禪師笑道:「我還以為你是個了不起的人,原來不過是個凡夫。平常人不能沒有胡思亂想的心,因此被陰陽束縛住,也即是被所謂的命數束縛,相信命道。然而極善的人可以變苦成樂,貧賤短命變成富貴長壽。反過來,極惡的人可以變福成禍,富貴變成貧賤短命,你先前的二十年,都被孔先生算定沒有『數』轉動過分毫,所以你是凡夫。」

    袁了凡問:「照你這樣說,這個『命』不是一定的嗎?」

    雲谷禪師說:「『命』不是一定的,而是由自己把握的,常做善事,『命』可以變好,無福也會有福:做了惡事,『命』就會不好,有福也會變無福。」

    袁了凡進一步問:「孟子說過,道德仁義全在自己心中,我可以努力求到;但是功名富貴不是在我心裡,而是旁人的,我怎麼可以求呢?」

    雲谷禪師再引經據典闡述他的觀點,使袁了凡心裡開始相信「命」是可以改變的。只要由內心做起,把自己不良的習慣改掉,增加福德,自然可以改「命」。

    袁了凡又問:「按你自己的想法,你是不是應該功名加身,也有子嗣呢?」

    雲谷禪師想了一會,回答說:「我不應該有功名,也不會有子嗣。因為有功名的人都是有福相的,我相薄福也薄,又沒有行善積德,另外,我不能忍耐和擔當重任;旁人有不對時,我也無法包容;而且我性情急躁、氣量淺狹,有時又顯得自大,喜高談闊論,想做就去做。像這些種種的行為,都是福薄之相。怎麼能夠取得功名呢?此外,我有潔癖,容易動怒,只懂愛惜自己的名節,說話太多。傷了氣,身體就不強健。還有,我喜歡喝酒,又常徹夜不眠,也不懂保元氣。我有這種種的毛病,所以不應該有子嗣的。」

    雲谷禪師便教他用功改過的方法,記下每一天的功與過,讓他知道每天的所作所為有什麼可以改進的。

    一年之後禮部科考,孔先生算他考第三,結果他考第一。這時袁了凡更篤信雲谷禪師的話了,更加努力地改過和行善積德,努力地改正壞習慣。當袁了凡將自己的不良習慣逐漸改過後,袁了凡不僅在五十三歲時沒有死, 孔 先生算定他「命」中無子嗣,結果他也得到一個兒子。

 

禪心慧語

    一切福田都離不開心裡。只要你能感動別人,沒有做不到的事情。如果你能向自己心裡頭去求,那不只是心裡頭的道德仁義可以求得到,就是身外的功名富貴也可以得到,而且是不用去求便自然得到。

 

感恩彰化吳美黛師姐發心打字及校稿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中五方講堂 的頭像
台中五方講堂

生命電視 台中五方講堂

台中五方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