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的故事(上)5--皇后的約定

 

    很久以前,在一個名叫處留的地方,城中住著一位名叫優陀羨的國王。國王長得威武英俊、聰慧豁達。王后名叫有相,容貌嬌美、舉世無雙,並且生性善良、溫柔賢淑,深得國王的寵愛。

    當時,國中有一條律法--身為國王,不能親自彈琴自娛。然而王后有相,自恃國王的寵愛,便和國王一同來到曲室,一起唱歌跳舞,共用歡樂。有相心想:「何不讓大王親自彈曲,我來跳舞。」

    於是有相就嬌聲勸說大王彈琴。國王為了使愛妻高興,就彈琴奏赴美妙的音樂。音樂起時,王后有相翩翩起舞,曲美舞更美,兩人都很高興。國王邊彈琴邊觀看愛妻跳舞的美妙姿態,也陶醉在其中,只是過了一會兒,國王見王后的臉上忽然出現死相,心裏一驚,再仔細一看,估計王后的壽命不會超過七天。於是,國王再也高興不起來了,便丟棄手中的琴,臉上現出悲傷的樣子,長歎了一聲。

    王后見國王不再彈琴,而且悲悲戚戚,就問:「大王!我一直受到您的恩寵,所以敢與您一起在曲室中彈琴起舞,共同歡樂。大王!您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?為什麼要棄琴長歎?希望大王以實情相告。」

    起初,國王不語,但經不住王后再三追問,便以實情相告。王后聽後,心中很害怕,但仍然安慰國王說:「大王不必難過,我以前曾聽比丘尼師父說法,如果我能一心出家,即使是一天,也能生天。如今,我已命在旦夕,我該出家了,願大王恩准!」

    國王聽了愛妻的話,情深意長地對王后說:「妳且留在宮中,過了第六天,一定遵從妳的意願,讓妳出家。」

    這樣,國王和王后相互依依不捨,在恩愛又悲傷的氣氛中度過了六天,眼看第七天一下就到了。國王對王后說:「妳有善心,我准許妳出家,如果妳死後升天,一定要來看我,我等著妳,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。」

    國王跟王后定下這個誓約,王后答應了,於是齋戒沐浴,跟隨比丘尼師父剃度出家,受持八戒,當天就喝了石蜜漿。石蜜漿在肚中絞結,她很快就死去了。神識乘著善緣,得以升到天上。有相雖然成為天女,但她們記著生前與國王的誓約,便在一天夜裏來到王宮。

    剎那間,只見宮中一片輝煌,光明照著王宮,有如白晝一般。國王和眾臣一起出來,見一天女,國王就問:「妳是何人?」

    天女回答說:「我是大王的妻子有相。」

    國王見王后果真生天了,心中無比歡喜,就說:「請到宮中坐吧。」

    天女回答說:「我因為生前和國王有有誓言,所以依約前來探望您。沒想到您現在已近污穢,權慾薰心,我勸您還是放棄世俗的欲望,出家修學佛法吧!」

    國王聽到這些話,心中頓時省悟,自己長歎說:「現在的天女本來是我的王后,因為出家一天就得以升天,神通廣大,能見到世間的一切,我現在為什麼不出家呢?我曾經聽說過,天上的一塊指甲大小的地方,就能抵得過一個閻浮提世界,我現在僅有一個國家,又有什麼可貪戀的呢?」

    隨後,國王就把王位讓給兒子,出家修行,最後修成阿羅漢果。

    所以《大智度論》在讚歎出家功德時,有這麼一首偈語:

    孔雀雖有色嚴身,不如鴻鶴能遠飛;

      白衣雖有富貴力,不如出家功德深。

這就是在說明出家功德難量,絕非世間福德可比擬。

中華印經協會印行

 


 

全站熱搜

台中五方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