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的墓地

看見生命的男孩 二-13

    母親離開我已經整整十三年了。當我回到故鄉,站在母親墓前的時候,幾乎想不起從前我曾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女孩,而那時母親常常溫柔地親吻我的臉頰。

    在這十三年的時間裡,許多事情都從我的記憶中消失了,母親的笑容還依然在我的腦海中留著深深的烙印。站在她的墓前,就好像昨天我還見過她,她那熟悉的聲音在我的耳畔縈繞。我不禁留下了苦澀的眼淚,回憶又讓我想起那件傷心的往事。

    那時候我還在上小學。有一天,幾個同學羞辱了我,我帶著沮喪的心情回到了家,看到母親的臉比任何時候都蒼白,但她還是勉強地用她那充滿深情的笑容迎接我回家。

    「蘇珊,妳能為媽媽端一杯熱水嗎?」媽媽說。

    當時我正在回想早上遭受的羞辱,忍不住怒氣衝衝地說:「為什麼不叫傭人端呢?」

    母親的臉上露出了微含責備的神情,說道:「難道我的女兒就不能為她可憐的、生病的母親端杯水嗎?」

    我怏怏不樂地把水端給她,沒有像往常那樣衝著她笑,並且親吻她。我很快把杯子放下,然後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 晚上,當我獨自一人在黑暗和寂靜中時,我想起了母親的臉是多麼的慘白,她說的那句話──「難道我的女兒就不能為她可憐的、生病的母親端杯水嗎?」,這句話像針一樣刺痛了我的心。我怎麼也睡不著,於是走進她的臥室,希望能得到她的原諒。但是我怎麼也叫不醒她……..

    她死了!她再也不能說話了。當時我真希望死去的不是她而是我。如果可以用其它的東西來交換,我寧願用自己擁有的一切,來交換母親親口說出的「原諒」!但我永遠也不可能喚醒我的母親,再也聽不到她的聲音了。

麥加菲箴言

    盡己所能,為辛勞的母親做些事吧;不要等到失去母愛時,才覺得悔恨與自責。

 

感恩彰化吳美黛師姐發心打字及校稿

台中五方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