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0636215-387697990_n

 

【慧日文摘】慈誠羅珠堪布:如何面對嗔恨心

  一、剿滅嗔恨,當務之急

  在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中,貪、嗔、痴煩惱隨時可見,無所不在。身為大乘初學者的我們,也經常會像非佛教徒一樣,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。這樣的結果不要說度化眾生,反而會給佛教抹黑。特別是嗔恨心,其危害尤其嚴重,不但會摧毀自己的善根,也會讓別人對佛教徒,甚至對佛教生起不好的看法。

  《入行論》當中講得非常清楚,一剎那的強烈嗔恨,可以完全從根本上毀掉過去幾百萬年、幾千萬年當中積累的絕大多數善根。就像一剎那的慈悲心或菩提心,也可以積累不可思議的功德與資糧一樣。

  大乘佛教認為,所有煩惱當中,最嚴重的是嗔恨心,因為大乘佛教的基礎和出發點,就是慈悲心。與慈悲心直接對立的,就是嗔恨心。大乘菩薩戒中講,只要對任何一個人徹底放棄慈悲心,有了嗔恨心,菩薩戒的根本戒都破掉了,更無法發菩提心。所有煩惱中,嗔恨心是最嚴重的。嗔恨心的過患,實在是罄竹難書。

  大家都看到過,文殊菩薩等很多佛菩薩手裡都持著寶劍、槍支等武器。這些武器不是用來制服任何生命,而是用來殺滅貪嗔痴煩惱的。學修任何法,就是為了面對、控制、斷除煩惱。這是佛教徒的任務和目標。衡量修行好壞的標準,不是看誰念的咒語更多,誰做的功德更大,更不是看誰發財、健康、工作順利,而是看煩惱有沒有減少。比如,當有人污辱我們的人格,或者是欺負、毆打我們的時候,看看我們的嗔恨心是不是跟以前一樣。如果是一樣,那我們的學佛就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。當然,在沒有證悟空性之前,還談不上徹底斷除煩惱,只能適當地控制。

  學佛的方向非常重要。如果身為佛教徒,卻不聞思修行,只是搞些形式上的活動,開法會、超度、火供、薈供、磕頭、燒頭香、燒高香、灌頂等等,哪怕非常虔誠,也會失去學佛的真正意義。雖然正規的灌頂非常有用,但如果只有這些,卻沒有實質性的聞、思、修,佛陀的思想、佛陀的正法就無法弘揚起來,學佛者最終的目的,只會是為了自己健康、長壽、發財、工作順利、兒女考上大學、有好的工件等等,這樣就得不到修法的實際效果,也無法真正走解脫道。所謂的佛法,就失去了真正的核心價值。

  二、嗔恨心的分類

  嗔恨心可以分為三種:第一種,是對有情眾生的嗔恨心;第二種,是對無情物的嗔恨心;第三種,是對鬼神等非人的嗔恨心或恐懼

  三、控制嗔恨心的方法

  控制嗔恨心的方法有兩種

  一,世俗諦的方法;

  二,勝義諦的方法。

  (一)世俗諦的方法

  第一,理解

  很多時候,人與人之間的不滿、抱怨與嗔恨心,都是相互的不理解造成的。

  在別人辱罵、毆打、欺負自己的當下,想把嗔恨心控制下來,會有一定的難度。事發當時,不一定會表現得很好。但事情過去以後,卻應該靜下來,把剛才與自己發生衝突的人觀想在前面,然後對自己說:「我剛才的衝動、發脾氣是不應該的,哪怕這個人現世跟我沒有血緣關係,但她過去一定當過我的母親,也曾像現在的母親一樣,對我恩重如山。萬惡的死神強迫她捨去母子之情,再次投生的時候,過去的記憶都不復存在。因為她不知道實情,所以才會來害我,但我知道實情,懂得道理,又怎麼能以怨報德,嗔恨埋怨她呢?我要學會理解,不應該頂嘴、還手,更不應該有事後報仇雪恨之心。

  雖然今天她害了我,但那不是她的錯,而是她的煩惱的錯。因為無明,她忘卻了過去的經歷。如果能憶起曾經的母子深情,她根本不可能害我,不可能侮辱我。即使我去打她、罵她、侮辱她,她也不會還手,不會記仇,更不可能來傷害我。她不是故意要傷害我,只是被嗔恨心佔據了內心,讓她的舉動變得瘋狂失控而不能自制。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樣,只要煩惱攻心,就像電腦中了病毒一樣。可見,所有的罪魁禍首,就是煩惱惡魔,如果要怪,也只能怪煩惱嗔恨心。」

  這不是阿Q式的自我安慰,只要懂得輪迴的真實不虛,就知道這是確鑿的事實。不相信因果輪迴的人,不可能對毫不相關的陌生人心懷感恩,縱然掛在口頭,也只是說說而已。但如果接受了輪迴觀念,明白對方曾經也做過自己的母親,說服自己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  第二,感恩

  還應該思維:「在面對傷害、侮辱的時候,我若能安忍,不僅會讓其他人對我刮目相看,更可以訓練我的內心。如果所有人都對我非常好,我又怎麼會有修忍辱的機會呢?既然對方給我創造了這麼好的機會,幫我積累了這麼大的福報,我怎能不知恩念恩,反而惡言相向,出手還擊呢?」

  當年阿底峽尊者就是考慮到,在藏地弘法時,會受到眾星捧月似的恭敬,沒有人會羞辱自己,為了修持忍辱,便故意帶了個脾氣暴躁的人一起進藏做他的隨從。連阿底峽尊者這樣的成就者,都在想方設法創造條件修忍辱,我們又怎能對忍辱的對境生嗔恨心呢?應該感恩才對啊!

  就這樣反覆思維、反省、懺悔,並吸取教訓,下定決心,下次再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,一定不能一時衝動,意氣用事,一定要平和地面對,妥善地處理。

  「鐵杵磨針,滴水穿石」,雖然嗔恨心很難控制,但若能從最小的嗔恨心開始入手,經過再三訓練,一定會有進步,以後的表現一定會越來越好。

  為什麼要從最小的嗔恨心開始入手呢?任何事情都要講究次第,先易後難。在面對小的嗔恨心時獲得了勝利,自己就會信心百倍、興致勃勃。隨著修行功力的不斷增強,最後在面對劇烈煩惱的時候,也能應對自如、舉重若輕了。反之,若在一開始,就妄圖去征服巨大的煩惱,就很容易碰得頭破血流,第一次一敗塗地,就會灰心喪氣,再也不會對修行感興趣了。

  (二)勝義諦的方法

  1,對有情眾生的嗔恨心

  第一步,覺知

  嗔恨心剛剛冒出來的時候,第一反應要覺知到自己在生氣。很多時候,我們卻意識不到自己在生氣,根本沒有覺知力,無法觀察自己的情緒,只是認為某個人對自己不好等等。在缺乏覺察的情況下,就沒有機會採取措施對治。但遺憾的是,在生氣的時候,我們往往不願意冷靜下來反躬自省,偏要發洩出來以後才心滿意足。 即使事後亡羊補牢,也造成了一定的後果。

  第二步,消失

  若能知道自己在生氣,就要進一步靜下來往內看:是我的什麼東西在生氣?是肉體、血液、大腦、骨骼,還是精神、意識在生氣?所謂的嗔恨心,到底是什麼樣的?這時候,比較微弱的嗔恨心會立即停止、消失,不會再繼續。消失是不是意味著我們證悟了空性?不是。任何念頭都是一樣,只要注視著它,不火上澆油,它一定會停止,這與證悟與否無關。

  此處所謂的「注視」,不是用肉眼去看,肉眼無法看到精神,只有內心自己,才能感受它自己的本質。在因明與唯識論典當中講過,精神可以自知自明。普通的無情物感覺不到自己,就是因為它不具有精神。

   有些人認為,沒有觀察內心的時候,生氣的情緒存在;現在它消失了,就變成空性。

  其實這不叫空性,而只是斷見。空性與某種狀態是否持續無關,無論任何狀態,其本質是空。即使是在嗔恨心非常嚴重的時候,其本質也是不存在的,這叫「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」。

  第三步,覺悟

  還有一種情況,是雖然嗔恨心沒有間斷,還在生氣,卻能在嗔心存在的同時,感覺到完全不存在真實的嗔恨。

  這對沒有證悟空性的人來說,有點不好理解:既然嗔心還在繼續,又怎麼不存在了呢?完全是自相矛盾!只有證悟的人,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。雖然有嗔恨的現象,但本質上卻沒有什麼真實的實質,所以是虛幻的,如夢如幻。在某種程度上,這叫證悟空性,只是證悟的境界還不是很高。一旦能證悟嗔恨心的本質,我們的意識就能逐步轉化為佛菩薩的智慧。這是非常有用的對治煩惱的方法。

  當年阿底峽尊者給他最大的徒弟仲敦巴說過:「我的上師告訴我,生起念頭的時候,去觀察、體悟念頭的本質。在此過程中,你會遇到佛的法身。」仲郭巴問: 「再生起第二次念頭又怎麼辦呢?」阿底峽尊者回答說:「第二次生起念頭的時候,再次去體悟念頭的本質,你又會第二次遇到佛的法身。然後第三次、第四次等等都是這樣。一天如果有一百個嗔恨心、貪心等念頭,若都能用上這個方法,一天當中就可以見到一百次佛的法身。」佛的法身是什麼?就是我們心的本質,也叫佛性,即禪宗所講的明心見性中的「性」。

  《金剛經》中說得非常清楚:「若以色見我,以音聲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見如來。」色、聲所顯示的佛,都不是真正的佛。認為見到佛的身體就是見到佛,聽到佛的聲音就是聽到佛,這些觀點都是錯誤的邪知。《地藏經》中也講得非常清楚,唯有法身,才是真正的佛。

  六祖惠能大師把所學到的東西濃縮為四句話,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話,是「本來無一物」。所有的東西本來就不存在,無生無滅、無來無去。通過表面上看似有生有滅的嗔恨心,就有可能進入到無生無滅的法界當中,遇到佛的法身。這時候的嗔恨心根本不會造業,而且更有利於修行,是非常成功的修行。但其前提條件,是在此之前必須證悟。證悟也是有條件的,就是要修出離心、菩提心。尚未證悟的人,還是要用世俗諦的方法去斷除嗔恨心。

  我們雖然沒有福報見到阿彌陀佛、金剛薩埵等佛的化身與報身,但我們卻可以見到佛的法身。

  2,對無情物的嗔恨心

  對無情物的嗔恨心,也可以採取同樣的方法。

  比如,我們經常會對噪音非常反感。在這個時候,我們也可以去看看反感這一念頭的本性,或者不排斥噪音,將所有注意力,都專注融入到聲音當中。在此過程中,也會體會到,所謂的聲音,只是外面的聲波震動我們的耳膜以後,在耳朵當中產生的一種感受,都屬於精神的範疇。一旦專注於這些聲音,就能體會到它的空性與虛幻不實。

  有些道友的佛堂面對大街,經常會很吵,打坐的時候無法靜下來。這時,就可以用這個方法。

  時間長了以後,我們便學會了適應嘈雜的環境,噪音不但不會干擾阻礙我們的修行,反而會成為我們證悟空性的助緣。

  3,對鬼神等非人的嗔恨心或恐懼

  很多人怕鬼,包括學佛的人也是一樣。晚上不敢去黑暗的地方,路過墳墓就很緊張。如果這時候有足夠的勇氣,就停下來站在這個地方,不要往前走,然後去觀察:剛剛我非常緊張、害怕的念頭究竟是什麼?這時候或許能感覺到,縱然恐懼感還存在,但其本質完全是空性,像水泡一樣虛無縹緲。當下,對鬼神的恐懼便會消失無蹤。

  如果自己不怕鬼,即使看到了鬼,祂也不能傷害我們。但如果看到像鬼一樣的東西,即使那不是鬼,只要心裡產生了巨大的恐懼,並認為見到鬼很不吉利,通過心理作用,真的會讓自己或家人生病,出現很多不順利、不愉快的事情。所以,一旦懷疑有鬼,就停下來,看看心的本性,恐懼與困擾立即會消失,也不會再有不良影響了。

  當然,對鬼神的恐懼可以用這種方法,但如果遇到猛獸、毒蛇、洪水、地震等現實生活中的危險,還是不能停下來,否則會有麻煩。因為鬼神的干擾並不是凡夫意念中真正的實體,完全是精神上的恐懼,習氣不深,所以比較容易對付。而對付洪水、猛獸等災難,就非凡夫心力所及了。

  藏傳佛教各派都有斷行的修法,斷行是一種非常特殊的修法,可以分為很多種。《大圓滿前行》中,就講過一個初步的斷行修法——古薩裡的修法。即觀想把自己的肉體,上供上師三寶,下施各類鬼神等等。真正的斷行修法,是以證悟空性的智慧,採用比較特殊的方法去斷執著、斷煩惱。這種修法的前提,是要證悟空性,並讓證悟的境界成長、壯大。等到一定的時候,就到那些據傳有鬼神出沒的地方去打坐,這時候往往會出現類似於活見鬼的現象,聽到異常的聲音,或看到一些奇怪的現象。一般人會很緊張,我執便會非常明顯。如果此時能專注於空性,就能非常順利地斷除我執,同時也能消滅害怕、恐懼等負面情緒。

  修斷行的瑜伽士所用的腰鼓不是木頭做的,而是人頭蓋骨做的,吹的樂器也是人骨的。修行的地方,也往往是鬼神猖獗的地方。在普通人,尤其在顯宗修行人看來,似乎有點不可理喻。其實這樣做的目的,都是為了故意做出蔑視的樣子來激怒鬼神,引起鬼神的報復,出現打雷等利於修行的各種恐怖現象,在高度緊張的時候修空性,更能斷除我執。

  當然,只有證悟以後,才可以這樣做。沒有證悟而去東施效顰,邯鄲學步,不但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,或許反而會害了自己。

  很多修法都是這樣,如果沒有證悟,都用不上。就像中陰的修法,對證悟空性的人來說,吃飯、睡眠,都可以變成修行,而且在睡眠的時候更容易進入禪定狀態,修行的速度會非常快。但如果沒有證悟,一切都僅僅是表面形式而已,所以,盡快證悟空性勢在必行。

——摘自「智悲之光」公眾平台

愛出者愛返,福往者福來。隨喜轉載,功德無量。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huirisi/photos/a.786779171434556.1073741828.786767064769100/808571875921952/?type=1&theater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中五方講堂 的頭像
台中五方講堂

生命電視 台中五方講堂

台中五方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