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4

 

【駭人聽聞的驢之死】索達吉堪布著

   我多年來以佛學、現代心理學、生理學進行研究和觀察,發現所有的動物,不管體形大小,儘管在外表上和人類有著不同的形體外貌,雖然無法如人類般能自由的表達牠們的思想,但牠們貪生怕死、避苦趨樂方面都和人類一樣,有著本質的相同,這種相同的本質,不管我們以“佛性”或什麼樣的名詞來稱呼牠,在任何動物身上,和人類身上是絕對相同和平等的。

   但可悲的是,很少有人相信這個真理。人們在荒謬和錯誤的斷見與常見的思想影響下,撥無因果,往往只關心自己的快樂與痛苦,無視其它生命的痛癢。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,甚至把快樂建立在其他動物的痛苦與死亡之上,且視為理所當然,毫無惻隱之心。

   有一年秋天,在遼寧省某地區農村的一家飯店發生烤活驢的殘忍的一幕。當天天氣陰霾,秋雨淅瀝,天地間一片肅殺,殘酷的屠夫先將驢圈在鐵柵欄裡,然後他們殘忍地用滾燙的開水往驢身上澆。可憐的驢被燙得渾身發抖,上竄下跳,在鐵柵攔裡團團轉,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。聲嘶力竭的悲鳴聲,聽起來讓人汗毛直豎。漸漸地驢毛全部脫落了下來,被熱水燙得脫盡毛的驢身通紅,血管清晰可見。劇烈的痛苦已使牠體力不支,瀕臨昏厥,此時驢的悲鳴聲時斷時續。

   更可怕的一幕出現了。這些屠夫又搭起了一個鐵架,把驢懸空吊起,下邊備好了乾柴,原來要用火燒驢身!喪心病狂的屠夫一邊點火,一邊說:“燒烤的驢肉最好吃,是人間第一美味。”熊熊的烈火燃了起來,圍觀的人們麻目地望著。驢的慘叫聲與烤肉的“嘶嘶”聲交織在一起。濃黑的油煙籠罩著鐵架的四周,他們不停地添著乾柴,大火越來越旺,驢就這樣無助地在烈火中燒死了。乾柴已化為灰盡,燒焦的驢粘在鐵架上……

   聽說以前的暴君在懲罰人時,將人倒懸,下麵先熏煙,被懲罰的人痛苦地說:“給我一次生命,我願意被砍掉手腳。”但暴君依然生起火,犯人在慘叫聲中活活地被燒死。這種行為我們認為是很殘暴的。從生命角度而言,屠夫燒驢與暴君燒人沒任何差別——一樣的殘酷,一樣的毫無人性。

   他們是怎樣品嘗著驢肉,我無從得知。但我知道,驢忍受了用一切語言描述都顯得蒼白無力的痛苦,燒驢的人就這樣逍遙無事了嗎?因果是不昧的,他們必將在蓮花地獄中感受無盡的痛苦。

   《受十善戒經》雲:“有一蓮花八萬四千葉,一一花葉狀如刀山。高五由旬,百億劍林同時火燃,罪人坐中花一葉開。一葉開時火山劍林,燒肉破骨苦痛百端,此相合時百千萬刀山同時切已。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,八萬四千死。殺生之業其事如是。”

http://www.edupro.org/eduplog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cleId=913&blogId=19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中五方講堂 的頭像
台中五方講堂

生命電視 台中五方講堂

台中五方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